1. <output id="zmkfd"><legend id="zmkfd"></legend></output>
        <option id="zmkfd"><mark id="zmkfd"><td id="zmkfd"></td></mark></option>
        <li id="zmkfd"></li>
        <progress id="zmkfd"></progress>
        <tr id="zmkfd"><strong id="zmkfd"></strong></tr>
        <output id="zmkfd"><tbody id="zmkfd"></tbody></output>
        <td id="zmkfd"><option id="zmkfd"></option></td>
      2. <p id="zmkfd"><label id="zmkfd"><xmp id="zmkfd"></xmp></label></p>
      3.  首頁 >> 國際關系學 >> 本網首發
        【國際觀察】當下國際政治權力結構不是中美“新兩極”
        2021年10月29日 21:54 來源:中國社會科學網 作者:陶文釗 字號
        2021年10月29日 21:54
        來源:中國社會科學網 作者:陶文釗
        關鍵詞:國際政治權力結構;權力轉移論;修昔底德陷阱;全球化

        內容摘要:多極世界是一個動態的概念,一個發展變化的形態,21世紀的國際政治格局總體來講呈現這樣一個特點:有的國家或有些國家在某一方面或某些方面起到引領作用,而另一些國家在其他方面占有優勢,但不會是國際間的權力高度集中在一兩個國家手中。

        關鍵詞:國際政治權力結構;權力轉移論;修昔底德陷阱;全球化

        作者簡介:

          在當下解釋中美關系的理論中,一種比較時興的理論是“權力轉移論”。這種理論的始作俑者是美國學者艾利森(Graham Alison)。他在《注定一戰:中美能避免修昔底德陷阱嗎?》中把中國作為崛起大國,美國作為守成大國,認為美國的權力在向中國轉移,兩國的關系恰恰符合他提出的新興國與守成國關系的理論。于是,中美兩國及國際上掀起了“修昔底德陷阱熱”,有學者進一步發揮,根據中美兩國的GDP總量越來越接近、與別國拉開距離的事實,認定現在的國際間權力結構就是中美“新兩極”“呼之欲出”,甚至說現在已經是中美“新兩極”,2020年是中美新兩極的“元年”。筆者認為這種看法不符合當下國際格局的現實,可能引起誤導。為了說明這個問題,我們需要回答以下相關問題:

          第一,全球化導致了國際政治中權力的集中還是分散?答案是肯定的,全球化導致了權力分散。全球化是當今世界潮流,雖然現在有一股逆全球化的潮流,但它擋不住全球化的大潮流?,F實表明,全球化帶來的一個效應是國際間權力的分散化。

          首先,全球化銷蝕了國家的一些主權。在全球化中,各國都會讓渡出一部分主權,同時也會享受別國讓渡的主權。例如,關稅自主曾被認為是重要的國家主權。但現在,所有加入世界貿易組織的國家都要按照世貿組織的規定來減讓關稅,但同時各國也都可以享受別國讓渡的那部分主權,這就是趨利避害。

          其次,國際組織和條約對國家主權形成制約。比如《巴黎條約》,所有加入的國家都要自主提出降低溫室氣體排放的目標,這就是對自己主權的約束。特朗普退出《巴黎協定》就是覺得對美國的限制太多了,“損害了美國的主權”。

          再次,越來越多有實力的非國家行為體參與到國際政治中來,如跨國公司、恐怖組織、國際犯罪組織、毒品卡塔爾等等,它們在國際間享有的權力遠遠大于從前,而國家對它們的控制有限?!?·11恐怖襲擊事件”是恐怖組織對國際政治破壞的突顯;特朗普要求美國公司與中國市場脫鉤,但鮮有公司這樣做,說明了跨國公司對美國政府的權力形成了制約。

          最后,技術進步也對國家權力造成沖擊,比如互聯網,人們獲得信息的自由度是以前不可想象的。這個問題剛剛出現,隨著人工智能、量子力學等技術的發展會越來越顯著。

          以上是全球化對各國主權造成的侵蝕和制約,它對世界各國都是存在的,國際事務中占主導地位的國家也在所難免。這就說明,即使霸權國家,它對國際事務的操控能力也遭到了全球化的侵蝕和約束。

          第二,如何看待當前的國際格局。兩極格局崩潰后,美國政界和學界很多人說世界成了美國的“單極時刻”、單極格局。中國學者的多數看法是“一超多強”,但強與霸之間的實力距離確實很大。中國與俄羅斯曾經發表了幾次聯合聲明闡述立場,如1996年4月的聯合聲明指出,當今世界多極化趨勢在發展,但是世界并不太平,霸權主義和強權政治仍然存在,集團政治有新的表現。聲明還提出了“建立公正合理的國際政治、經濟新秩序”。1997年4月的聲明又強調,雙方將努力推動世界多極化的發展和國際新秩序的建立,以回應時代和歷史的迫切要求。由此可見,當下的國際間權力結構正處于轉型之中,即從美國的單極向著多極轉變,但這個轉變是相當長期的、緩慢的過程。

          第三,多邊主義會不會導致兩極格局?答案也是明確的,不會,只會導致多極格局。多邊主義是在冷戰結束、美蘇兩極格局崩塌以后逐漸形成的,到本世紀由于新興經濟體的力量越來越強,多邊主義在國際政治中發揮出越來越大威力。實行多邊主義,就是要擯棄單邊主義,國際上的事情由大家商量著辦,世界的前途命運由各國共同掌握,不能一個或少數幾個國家說了算。以往大國在國際事務中有發言權,小國的發言權沒有受到足夠重視。于是,中小國家就聯合起來結成地區組織,爭取在國際事務中的發言權,非盟和東盟就是兩個明顯的例子,尤其是東盟。東盟國家集體奉行“東盟中心地位”的原則(ASEAN Centrality)。根據這一原則,東盟發起并領導了10+1(東盟加中國)、10+3(東盟加中、日、韓)、東亞峰會、東盟地區論壇等系列機制,它不受大國的左右和擺布,成功地擔負起地區事務領導者的角色,并在周邊大國之間充當戰略中間人(strategic middleman)?!皷|盟中心地位”是數十年在東盟發展過程中逐漸形成并行之有效的,是保持地區穩定的有益實踐,也開始對國際事務產生影響。國際關系中的這種實踐與兩極格局是格格不入的,這恰恰是多極格局的一種體現。聯合國及其下屬國際組織更是奉行多邊主義。

          第四,當今存在著產生新兩極的條件嗎?美蘇兩極格局的產生有兩個背景,一個是反法西斯戰爭,美國的綜合國力在戰爭中得到極大提升,還形成了遍布世界各地的同盟體系。蘇聯的力量,尤其是軍事實力也在戰爭中得到大發展,成為僅次于美國的軍事大國,影響力得到前所未有的拓展。另一個背景是冷戰,在冷戰中形成了華約、北約兩大集團,世界分裂成兩個陣營,兩極格局實際上是兩個集團的對抗、對峙?,F在的情況完全不同。中國的外交是不對抗、不結盟,不針對第三方,是結伴不結盟,與所有國家發展友好關系,根本不存在集團的問題。

          同時,現在的國際關系比兩極對抗的時候復雜許多。中美關系比當初美蘇關系復雜了,美蘇之間沒有如現在中美之間的廣泛而深刻的相互依賴;美國的盟國關系與當年也大不一樣了,在有的問題上(主要是安全、價值觀)它們仍然追隨美國,但在更多方面(如非傳統安全,尤其是經貿)它們尋求各自的利益。各國都尋求各自的利益,對國際事務有自己的主張和追求,因此,不可能形成兩極。

          在當前,美國相對于世界上其他國家或國家集團仍然在綜合國力方面保持著優勢地位,此外沒有別的國家在綜合國力的各方面或較多方面領先。講到戰略平衡,自然非美俄莫屬,而且兩國在這方面的領先地位將會長期保持下去。要說科技創新和核心競爭力,除了美國,歐盟、日本也具有相當優勢。歐盟在環境保護、碳減排方面在全球處于領先地位,日本則在解決老齡化問題上走在世界各國前頭。中國的主要優勢是GDP,不僅是現在的總量,而且是增長勢頭和潛力。但我們也要看到中國經濟的挑戰?,F在應對氣候變化是全世界的聚焦,中國也作出了2030年前二氧化碳排放達峰,2060年前實現碳中和的承諾。實現“雙碳”目標對任何國家都是一件難事情,中國尤其困難,因為中國GDP的能耗是世界平均能耗的1.5倍。再如老齡化,這也是對各國的共同挑戰,中國尤其如此,因為中國進入老齡社會時的人均GDP比發達國家低得多,也就是說,我們可以用來應對老齡化的資源相對緊缺?,F在老齡化對社會各方面的影響開始顯現出來,但這僅僅是開始。

          由于全球化和技術進步帶來的國際政治中權力分散化的趨勢,國際政治中的權力再要像過去那樣集中在一兩個國家手中是不現實的,這也是美國霸權相對衰落的主要原因。但同樣清楚的是,美國失去的那部分權力沒有完全轉交到中國手中,而是分散給了廣大發展中國家、新興經濟體。一個明顯的例子是G20。美國和少數發達國家應對不了金融危機,就找新興經濟體。新興經濟體得以參與到對國際金融和世界經濟具有重要意義的決策之中。就當前的國際格局來說,除了美國還在較多方面占有相對優勢外(這種優勢也處在削弱之中),沒有一個國家在各方面或較多方面占有優勢,稱得上是兩極中的一極。

          多極世界是一個動態的概念,一個發展變化的形態,21世紀的國際政治格局總體來講呈現這樣一個特點:有的國家或有些國家在某一方面或某些方面起到引領作用,而另一些國家在其他方面占有優勢,但不會是國際間的權力高度集中在一兩個國家手中。21世紀的國際政治不是美國衰落、中國崛起、中國取代美國成為新霸權國家。霸權興替是既往世紀的歷史,到本世紀已經過時。這也是中國走和平發展道路的基本國際背景。中華民族復興的目的不是為了取代美國,中國沒有這個意圖,更主要是時代不同了。美國擔心中國要挑戰、取代美國在全球的主導地位,這是嚴重的戰略誤解和誤判?!靶尬舻椎孪葳濉闭摽梢孕菀?!“權力轉移論”不是觀察和分析中美關系的恰當模式!國際間權力結構向著多極格局的發展道路漫長曲折,但前途肯定是光明的。這是我們對中美關系不必過于悲觀的根本依據。

          (作者系中國社會科學院榮譽學部委員、美國研究所研究員)

        作者簡介

        姓名:陶文釗 工作單位:

        轉載請注明來源:中國社會科學網 (責編:畢雁)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回到頻道首頁
        中國社會科學院概況|中國社會科學雜志社簡介|關于我們|法律顧問|廣告服務|網站聲明|聯系我們
        中國社會科學院概況|中國社會科學雜志社簡介|關于我們|法律顧問|廣告服務|網站聲明|聯系我們
        日本三级片网址

          1. <output id="zmkfd"><legend id="zmkfd"></legend></output>
            <option id="zmkfd"><mark id="zmkfd"><td id="zmkfd"></td></mark></option>
            <li id="zmkfd"></li>
            <progress id="zmkfd"></progress>
            <tr id="zmkfd"><strong id="zmkfd"></strong></tr>
            <output id="zmkfd"><tbody id="zmkfd"></tbody></output>
            <td id="zmkfd"><option id="zmkfd"></option></td>
          2. <p id="zmkfd"><label id="zmkfd"><xmp id="zmkfd"></xmp></label></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