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output id="zmkfd"><legend id="zmkfd"></legend></output>
        <option id="zmkfd"><mark id="zmkfd"><td id="zmkfd"></td></mark></option>
        <li id="zmkfd"></li>
        <progress id="zmkfd"></progress>
        <tr id="zmkfd"><strong id="zmkfd"></strong></tr>
        <output id="zmkfd"><tbody id="zmkfd"></tbody></output>
        <td id="zmkfd"><option id="zmkfd"></option></td>
      2. <p id="zmkfd"><label id="zmkfd"><xmp id="zmkfd"></xmp></label></p>
      3.  首頁 >> 語言學 >> 句法語義學
        松緊象似原則與動賓飾名復合詞
        2021年09月30日 11:33 來源:《世界漢語教學》2021年第1期 作者:應學鳳 字號
        2021年09月30日 11:33
        來源:《世界漢語教學》2021年第1期 作者:應學鳳

        內容摘要:

        關鍵詞:

        作者簡介:

          內容提要:松緊象似原則制約著動賓飾名復合詞的生成。不同類型的動賓飾名復合詞松緊不同,它們是短語緊縮為短語詞、句法詞、詞法詞過程中的不同階段。在短語到復合詞 的緊縮過程中,結構松緊和節律松緊的單用或疊用形成了各種類型的動賓飾名復合詞:。句法詞“”是從短語到詞的過渡形式,一般會在結構松緊作用下緊縮為“”詞法詞形式,或在節律松緊作用下緊縮為“”詞法詞形式?!?img style="border-right-width: 0px; border-top-width: 0px; border-bottom-width: 0px; border-left-width: 0px" alt="" oldsrc="W020210930504817592319.jpg" src="./W020210930504817592319.jpg" />”也會進一步緊縮為“”。特殊的語用需求、表義作用會使有的動賓飾名復合詞采用相對松的形式,以“”式常見,這是松緊象似原則的體現,該松松,該緊緊。

          關 鍵 詞:松緊象似原則/動賓飾名復合詞/結構松緊/節律松緊/陳述性 

          作者簡介:應學鳳,男,博士,江西南昌人,浙江外國語學院中國語言文化學院副教授。 

         

          “紙張粉碎機”之類的動賓飾名復合詞的研究成果眾多,相關研究普遍關注到音節數目和動賓是否倒序的關聯(具體參見應學鳳(2015)評述)。如:

         ?。?)紙張粉碎機——*粉碎紙張機 (2)碎紙機——*紙碎機

          以往的研究主要針對以上的事實提出解決方案,關于例(3)-(6)的情況分析不夠。

         ?。?)征求意見稿 侵犯隱私案 走私文物犯 開設賭場罪 拐賣婦女罪

         ?。?)發放貸款銀行 穩定物價措施 捐贈物品計劃 占用耕地現象 倒賣文物團伙 招收研究生辦法

         ?。?)抽油煙機 去死皮鉗 降血壓藥 投硬幣口 取行李處

         ?。?)配眼鏡費用 腌茄子步驟 抗病毒膠囊 訂報刊日期 畫水墨畫技巧

          我們認為,動賓飾名復合詞的類型主要是由VO和OV組配的類型決定的。

          根據動詞V、賓語O是單音節還是雙音節①,VO和OV搭配有如下可能:

          

          這4類搭配再與N的單雙組配,形成如下情況:

          

          例(1)(2)是動賓飾名復合詞的兩大基本類型,即:。與這兩種類型相似的還有。如:

         ?。?)采煤廠 修車工 飲水機 吸塵器 品酒師 護手霜

         ?。?)審稿專家 避雷裝置 養蜂技術 訂票熱線 供電公司

         ?。?)煤炭開采廠 汽車修理工 文物拍賣網 自行車存放處

         ?。?0)環境保護計劃 污水處理系統 煙草種植農場 吉祥物發布儀式

          由此可見,V、O的組配類型決定了動賓飾名復合詞的類型,但它們典型與否、出現頻率高低則由結構的松緊與凝固性決定。動賓飾名復合詞的生成是松緊象似制約的結果,所有類型的動賓飾名復合詞都可以在松緊象似原則下得到統一的解釋。

          二、動賓飾名復合詞的松緊象似闡釋

          沈家煊、柯航(2014)指出,壓縮音節的數目,如縮減定中結構的“的”是使之緊致化的方式?!稘h語語法分析問題》作為文章標題或書名,用的是定中式黏合結構,在正文里,表達相同的意思卻用了相應的組合結構(應學鳳,2016)。如:

          

          2.1 松緊象似原則

          趙元任(Chao,1975)指出,漢人對音節的數目特別敏感,作詩和寫散文都要“憑借音節數目來構思”。劉丹青(1996)揭示了漢語中詞類和詞長的相關性,指出漢語名詞的典型詞長是雙音節,動詞的典型詞長是單音節,音節越長越可能是短語。

          漢語與英語的節奏類型不同,英語的節奏是輕重型的,而漢語的節奏是松緊型的(王洪君,2004)。沈家煊、柯航(2014)進一步指出:漢語的節奏屬于“音節計數”或“音節定時”型,是松緊控制輕重,松緊為本?!皾h語節奏的伸縮性就是音節組合的松緊度變化,節律的松緊虛實以扭曲對應的方式同時反映語法、語義、語用上的松緊虛實”(沈家煊,2017)。周韌(2017)也認為“成分之間韻律上的松緊象似它們之間語義語用上的松緊關系”。

          松緊象似原則是指語言單位的松緊與語義特征、語用環境之間存在象似關系。松、緊的語言形式各有各的作用,根據語用需要,該松松,該緊緊。語言單位的松緊有結構松緊和節律松緊之別(應學鳳,2020:252),結構越緊、節律越緊的結構的指稱性、稱謂性越強,越緊的結構整體性越強,詞義的透明度越低,詞義一般不能通過語素義的簡單加合獲得。相對較松的結構描寫性、區別性、陳述性強,整體性弱,詞義透明度高。

          2.2 松緊象似手段

          松緊象似手段主要有結構松緊和節律松緊。結構松緊手段是指利用刪減、移位、換序等促使短語緊縮為短語詞、組合結構緊縮為黏合結構,松散的黏合結構緊縮為緊致的黏合結構,句法詞去句法規則化,進一步凝固為詞法詞的過程。節律松緊手段是指利用壓縮音節數目、調整音節組合模式等使得結構更加緊致。音節組合模式不同,松緊不同。吳為善(1989)根據上聲連讀變調的差異,提出2+1式緊,1+2式松??潞剑?007)根據音樂節奏XXO和XOO差異提出2+1式整合度高、整體性強,1+2式反之,前者緊而后者松?;谔m卡斯特大型語料庫的統計結果也表明,1+1式、2+1式形名結構緊致的黏合式多,1+2式松散的組合式多。(應學鳳,2020:37;應學鳳、端木三,2020)

          結構松緊手段和節律松緊手段可以疊加使用,疊用的結構更加緊致。使用頻率與松緊之間有關聯,頻繁使用會導致形式被壓縮、簡化、弱化(Zipf定律)。語序選擇越少使用頻率越高,越緊致。語序自由,導致松散。語序不自由,單一的使用頻率高,從而使得形式緊致。

          2.2.1 結構松緊

          

          除了句法結構緊致手段外,還有壓縮V、O、N音節數目的節律松緊手段。

          2.2.2 節律松緊

          節律松緊手段有縮減音節數目和調整音節組合模式兩種。有同義單音節彈性詞的(彈性詞概念見郭紹虞,1938;Duanmu & Dong,2016),把雙音節動詞和雙音節賓語壓縮為單音節,這也是壓縮音節數目的一種松緊手段。音節壓縮是動賓飾名復合詞進一步緊縮的重要松緊手段,從“”是常見的松緊方式。如:

          

          動詞和賓語需要同時壓縮為單音節才會使得結構更緊致。如果只壓縮動詞的音節數目,不一定緊致,因為1+2式是松散的音節組合模式。如:

          

          動詞音節數目雖然縮減了,但1+2式音節組合是松散的節律,1+2式述賓黏合結構具有短語性質(王洪君、富麗,2005)。賓語同時縮減音節,述賓結構緊縮為1+1式音節組合,才是緊致的形式,如“配鏡費用、降壓藥、投幣口、去皮鉗”等,黏合二字組具有詞的性質(王洪君、富麗,2005)。

          單音節動詞和賓語是黏著語素還是自由語素,會影響復合詞的松緊度。周韌(2011:116)關注到“”式復合詞的V、O多用黏著語素現象,不過他認為使用黏著語素,是“以便給人這個VO格式是詞的印象”。如:

          

          中心語名詞的單雙會影響動賓飾名復合詞的松緊。雙音節中心語名詞緊縮為單音節,也是壓縮音節的松緊手段。與雙音節相比,單音節中心語獨立性弱一些(吳為善,1989),尤其是中心語名詞為不自由語素時,單音節中心語名詞的強依附性會使得修飾語和中心語更緊。趙元任(1968/2002:201)指出,兩個成分如果有一個是黏著語素,或者兩個都是,那么這樣的結構就一定是復合詞。陸丙甫(2015:46)也認為一個結構體的直屬成分是不成詞語素還是成詞語素,對于判定該結構是詞還是短語有重要影響。如:

          

          上例顯示,“”式的復合詞,中心語換為雙音節彈性詞的接受度更差。

          跟動詞和賓語是否為單音節、黏著語素相比,中心語名詞是否為單音節、黏著語素對整個復合詞松緊的影響更大。中心語名詞若為黏著的單音節語素,這樣的復合詞框架則是一個較為緊致的詞模,有助于提高整個動賓飾名復合詞的接受度。因此,中心語的單雙不僅是節律松緊手段,還可以看作詞法手段。

          2.2.3 兩種松緊手段的疊用與動賓飾名復合詞的生成

          動賓飾名復合詞主要有八種類型:。根據松緊的差異,可以大體分為兩組。前四類性質屬于短語詞、句法詞,相對松一些;后四類是詞法詞,相對緊一些。與組合結構“VO的N”的松緊比較,前四類主要依靠音節數目縮減進行緊縮,后四類則在此基礎上利用結構松緊和音節組合松緊手段進一步緊縮。多種松緊手段疊加使用的動賓飾名復合詞更緊致。

          

         ?。?7)捐贈物品計劃——捐贈物品的計劃 降血壓藥物——降血壓的藥物

          

         ?。?8)捐贈物品計劃——物品捐贈計劃——捐物計劃

          降血壓藥物——降血壓藥——降壓藥

          

          除了上述主要類型外,在科技術語等語體中還可能發現其他少見的類型。如:

          

          從動賓音節搭配看,2+1式述賓結構“”是接受度較低的形式,因此這類音節組合的動賓飾名復合詞極少?!鞍焙铣伤薄暗馊狈Σ 钡壤又灰娪诳萍颊Z體中。術語因為表意精確的需要,名詞保持了單音節形式。我們注意到,“合成氨的塔”“缺乏碘的病”緊縮的過程中,不存在“VON”中間形式“*合成氨塔”“*缺乏碘病”,而直接生成“OVN”形式。再如:

          

          

          多種松緊手段的單用和組合使用,就形成了松緊各異的不同類型的動賓飾名復合詞。

          

          

          

          

          3.1 “短語入詞”現象

          這種“短語入詞”現象,不是漢語特有的現象⑤。類似的短語復合詞(phrasal compound),英語也有很多。(Richard,1996;何元建、王玲玲,2005;Duanmu,2007:109)

          

          漢語里“短語入詞”的現象非常普遍,種類很多,除上文的例(3)-(6)外,還有很多:

          

          文章標題中,很多虛詞經常省略,如“了”“的”(尹世超,2001:39、125),所以很多文章標題都由臨時性短語復合詞充當。如例(27)新聞標題用了一個臨時性短語復合詞,其正文是用同義的短語形式表述的。

          

          漢語典型的短語復合詞都沒有英語那樣自由,英語的“引語”(quotation)可以直接作為修飾語。漢語的修飾語只能是黏合結構,即如果是定中結構作為修飾語的話,定中結構不能有“的”等,如果是述賓結構作為修飾語的話,述語要是單獨的動詞,賓語要是單獨的名詞(朱德熙,1982:112-150)。

          述賓黏合結構直接作定語(不帶“的”)構成的“”式定中黏合結構也是“短語入詞”現象。如:

          

          漢語短語復合詞修飾語的動詞性成分不能有時體態變化,述賓結構的賓語不宜有數量短語的修飾語,否則直接識解為短語。如:

         ?。?0)救濟難民問題——救濟過難民的問題

          招收研究生辦法——招收這個研究生的辦法

          “短語入詞”是有條件限制的?!?img style="border-right-width: 0px; border-top-width: 0px; border-bottom-width: 0px; border-left-width: 0px" alt="" oldsrc="W020210930504818338757.jpg" src="./W020210930504818338757.jpg" />的N”能否緊縮為“”受到動詞動作性強弱、中心語名詞生命度高低等制約(劉云、李晉霞,2002)。

          動詞的動作性不能太強。根據張國憲(1997)的研究,動詞的動性強度等級序列為:

          單音節>前加/后附>偏正>補充>陳述>支配>聯合

          單音節動詞一般不能由“的N”緊縮為“”,除非后面的中心語名詞生命度很低或是單音節類后綴,如例(5)(6)。

          偏正式動詞都不容易由“的N”緊縮為“”,如:

         ?。?1)粉碎紙張的機器——*粉碎紙張機器

          上文例(3)-(6)幾乎都是動作性最弱的聯合式動詞。

          從組合式定中“VO的N”緊縮為黏合式定中“VON”,對賓語和中心語也有要求,一般要求是生命度低的名詞,尤其是中心語。如我們上文提到的“”的中心語幾乎都是低生命度的名詞,一般不能是高生命度的名詞(如指人名詞)。如:

         ?。?2)招收研究生辦法(策略、經驗、經費、時間、地點、問題、方案、單位、技巧、條件、目標、規則、情況)——*招收研究生教師(輔導員、記者、校長、市長、演員)

          “招收研究生”后面是“辦法、策略、經驗、經費、時間、地點、問題、方案、單位、技巧、條件、目標、規則、情況”的話,可以比較順利生成“”結構,如果把后面的中心語換為指人名詞,則無法生成這一結構。

          如果動詞賓語和中心語名詞經常搭配,也不能省“的”,一旦省略,動賓的賓語和名詞會優先結合,整個作為動詞的賓語。如果中心語名詞和動詞語義搭配不合適,就會使得整個結構不合法。如:

         ?。?3)描寫愛情的小說——*描寫愛情小說

          “短語入詞”形成的“”是一種臨時的緊縮結構,是不穩定的過渡形式。首先,整個結構是名詞性的,而修飾成分述賓結構是動詞性的;其次,整個結構是指稱性的,而修飾成分述賓黏合結構具有陳述性、述謂性;再次,整個結構是重輕模式,而修飾成分述賓黏合結構是輕重模式;最后,整個結構是緊的結構,而修飾成分是松的結構。

          

          

          《刑法修正案(九)》以及兩高《關于執行(中華人民共和國刑法〉確定罪名的補充規定(六)》修訂的刑法罪名468個,沒有發現一例“”式。仔細分析這些罪名還發現,這些罪名基本都是以動詞、動賓黏合結構等為定語的,有的只是在動詞或動賓黏合結構前加了修飾成分。這類罪名的修飾成分都是動性強的成分。如:

         ?。?6)分裂國家罪 走私假幣罪 虛開發票罪 拐賣兒童罪 逃離部隊罪 虐待俘虜罪

         ?。?7)過失投放危險物質罪 拒不支付勞動報酬罪

          盜掘古人類化石、古脊椎動物化石罪

          之所以“罪”類動賓飾名復合詞幾乎都是“”式,跟它的用途有關。刑法中罪名不同,惡性程度不同。因此同一類“走私罪”,但具體情節不同,量刑差異很大。

          《刑法修正案(九)》中第三章第二節的“走私罪”列舉了10類,這10小類的社會危害,量刑尺度都完全不一樣。它們分別是:走私武器彈藥罪、走私核材料罪、走私假幣罪、走私文物罪、走私貴重金屬罪、走私珍貴動物、珍貴動物制品罪、走私珍稀植物、珍稀植物制品罪、走私淫穢物品罪、走私普通貨物物品罪及走私固體廢物罪。

          

          王洪君(2008:305)認為對于法律定罪、量刑來說,“走私毒品”與“走私計算機配件”根本不是同一種罪,寬泛的“走私罪”在法律上沒有意義。這個看法是可取的。但在實際生活中,常見的罪名,如果沒有特殊原因,動賓倒序的“”式在語感上也能接受,如“毒品走私罪”?!?婦女拐賣罪”不能說,更多的是由于倒序后生命度很高的“婦女”容易識解為施事,造成理解困難。

          石定栩(2002)、周韌(2006)提出,含有“罪”“案”“犯”這種語素的,幾乎都采用“VON”式。周韌(2011:121)認為兩者對立是因為含有“罪”“案”“犯”等語素的是表示負面的語義,所以不能類指,而以“法”為語素的法律術語是表示正面的語義,所以可以類指,因而采取“”式。我們認為與其說“罪”類多用“”式,是因為不能類指,還不如說它尤其需要特指、陳述具體情形。

          除了罪名外,很少只能采用“”形式的,除非有特殊語義表達需要。CCL、BCC語料庫檢索的數據顯示,含有“案”“犯”這類語素的,也是“”式多見。

          

          

          “意見征求稿”雖然語感上可以接受,但CCL語料庫幾乎都是“征求意見稿”。為什么作為VON式的“征求意見稿”更常見?我們認為是特殊的表義需要的結果?!罢髑笠庖姼濉蓖癸@的是“征求意見”,強調文件還處在可以修改的階段?!罢髑笠庖姼濉倍喑霈F在文件名稱末尾,起著補充說明的作用,這個位置需要凸顯的是陳述的語義特征。更有意思的是,“征求意見”前面還可以加上其他修飾成分,進一步突出陳述語義特征。如:

         ?。?8)商務部12月5日發布了,現再次向社會公開征求意見。

         ?。?9)近日,國務院法制辦公室公布了關于公開征求意見的通知。

          這里使用“征求意見稿”,而不是“意見征求稿”,根本原因不是定指和泛指的差異,而是陳述一個具體事實還是指稱一類事物,如果還帶有定指和泛指的差異的話,那也是由前者的語義特征帶來的結果,前者是主要的。

          與之相對的是,CCL語料庫中查到一例“意見征求稿”的用例,使用語境跟上文有很大的區分,它沒有出現在文件末尾。如:

         ?。?0)其實,早在四月中旬,證監會發布再融資的時,市場對定向增發的利好已初步形成共識。

          

         ?。?1)華晨汽車董事長蘇強認為,國家發改委的這個通知和征意稿表明,國家在積極地推動自主品牌的發展。

          由于“征意”不是一個常見的組合,所以“征求意見稿”緊縮為“征意稿”不常見,而多常用“意見稿”這種緊縮的格式。BCC語料庫有100多條相關例子,例如:

         ?。?2)就在此前不久,《包裝飲用水》國家標準的征求意見稿出爐。意見稿指出,除了天然礦泉水,凡是人工水,以后都將叫“包裝飲用水”。

          

          “審稿專家”很難確定是由“審閱稿件的專家”緊縮而成,還是由“審稿”直接修飾“專家”附加而成?!八榧垯C”的“碎紙”凝固性不強,一般不會認為是由獨立的“碎紙”跟“機”復合而成。由于“”是詞法模式,在類推的作用下,“碎X機”也是常見的結構。由此可見,原生和附加式很難區分,但原生式的生成更為重要,因為一旦有了“詞?!焙?,可以按照附加式生成無數的新詞。本文討論的就是這類原生式動賓飾名復合詞的生成機制。

          

         ?。?6)記得有一天,我科一位患者突然消化道出血,醫生看過之后口頭醫囑:鹽水2ml,1支肌注。當時責任護士為我科新進護士。從備用藥中拿取一支藥,抽水,溶藥,一氣呵成。當他走到床邊準備向患者注射藥物時,被一旁醫生看到并制止,阻止了這場血案。當這位同事回到治療室,我才發現她錯將當成了??吹竭@一幕,我不禁也嚇出了一身冷汗。(《凝血酶與血凝酶,一字之差,用法千差萬別!》,搜狐網2018-06-10)

          兩者是不同的藥:“凝血酶”是由一種凝血酶前體形成的蛋白質水解酶,直接作用于毛細血管出血,局部外用?!把浮笔菑陌臀黩笊邔俣旧咭褐蟹蛛x得到的酶性止血劑,有提高血小板聚集的功能,未出血前可以注射預防?!澳浮敝苯幼饔糜谑軅课?,“血凝酶”提高全身的凝血功能。前者使用相對松一些“VON”式,詞義相對透明,就是指凝血的酶,后者采用更緊的“OVN”式,這是一種松緊、語義和語用的象似。

          

          語感上雖然也可以接受“濾水芯”,但“水濾芯”不是“濾水的芯”,“血吸蟲”也不是“吸血的蟲”,“吸蟲”“濾芯”已經凝結成詞,前面的名詞性成分是起著分類的作用。

          “肉夾饃”是“肉夾于饃”還是其他方式生成不確定,但有了“肉夾饃”后,由于類推機制,隨著品類的增多,還有其他“夾饃”,例如:

         ?。?1)肉夾饃——菜夾饃——雞蛋夾饃——辣子夾饃——土豆絲夾饃——花干夾饃

          

          動賓飾名復合詞不是越緊越好,而是因語用需要,該松松,該緊緊。

          本文曾在《世界漢語教學》“青年學者論壇”(第7屆)上報告,點評專家陸儉明先生、王洪君先生提出了非常中肯的意見和寶貴的建議。寫作期間和成稿之后,先后得到陸丙甫先生、沈家煊先生、端木三先生和周韌先生的指點,《世界漢語教學》匿名審稿專家提出了細致的修改建議,特此一并致謝。文責自負。

         ?、傧挛乃?img style="border-right-width: 0px; border-top-width: 0px; border-bottom-width: 0px; border-left-width: 0px" alt="" src="./W020210930513288680386.jpg" OLDSRC="W020210930513288680386.jpg" />既包括雙音節賓語和中心語名詞,也包括少數多音節賓語和中心語名詞。

         ?、隈T勝利先生(郵件交流)指出:“按照詞法規則構成的詞是詞匯詞,按照句法規則構成的詞是句法詞;句法詞分兩類,有一類凝固了,也就是詞匯詞了;如果還受句法制約的,就是句法詞?!?/font>

         ?、廴绻e語O的生命度高,述賓倒序結構OV就可能重新分析為主謂結構,如“*研究生招收教師”。一旦重新分析為主謂結構,那么倒序后的OV比VO更為松散(陸丙甫、應學鳳,2013)。

         ?、苓@兩個例子是沈家煊先生告訴筆者的。

         ?、菰谙愀壑形拇髮W“韻律語法系列叢書”學術研討會上(2014年11月1—2日)和會后,馮勝利先生提醒筆者關注“短語入詞”現象。特此表示感謝!

         ?、奚蚣异酉壬ㄠ]件交流)提醒我重視“”類復合詞,例(46)等部分例子是沈先生告知筆者的。他指出:“這些用例不但不應該排除不顧,而且應該作為你文章的一個重點(因為過去被忽視),因為它們更加證明‘松緊象似’的正確?!?/font>

         ?、呱蚣异酉壬ㄠ]件交流)指出:“”大多是科學術語、縮略語或專名,在概念上更緊致。沈先生提示筆者,“”比“”緊致,在于“”被重新分析為定中結構,如果“”是定中結構的話,則說明“”具有名詞性,漢語是“名動包含”格局,動詞(包括雙音和單音)屬于名詞(大名詞),這樣才能說明名性動性的相對性,單音動詞具有名性才說得通?!懊麆影备窬直砻鳚h語里名詞和動詞的區別不像印歐語(名詞分立)那么重要,在漢語里這種區別不是說一不二的,而單音雙音的區別是說一不二的,而且對名詞和動詞都起作用,從而實現“松緊象似”,所以說單雙區分比名動區分重要。由此可見,“名動包含”理論能對原生式“”緊縮動因提供合理的解釋。關于“”的生成,需要另文詳細討論。

          原文參考文獻:

          [1]董秀芳(2014)2+1式三音節復合詞構成中的一些問題,《漢語學習》第6期.

          [2]郭紹虞(1938)中國語詞之彈性作用,《燕京學報》第24期.

          [3]何元建(2004)回環理論與漢語構詞法,《當代語言學》第3期.

          [4]何元建、王玲玲(2005)漢語真假復合詞,《語言教學與研究》第5期.

          [5]柯航(2007)現代漢語單雙音節搭配研究,中國社會科學院語言研究所博士論文.

          [6]劉丹青(1996)詞類和詞長的相關性——漢語語法的“語音平面”叢論之二,《南京師大學報》(社會科學版)第2期.

          [7]劉云、李晉霞(2002)“V雙N1的N2”格式轉化為粘合式偏正結構的制約因素,《世界漢語教學》第2期.

          [8]陸丙甫(2015)《核心推導語法》(第2版),上海:上海教育出版社.

          [9]陸丙甫、應學鳳(2013)節律和形態里的前后不對稱,《中國語文》第5期.

          [10]呂叔湘(1979)《漢語語法分析問題》,北京:商務印書館.

          [11]沈家煊(2017)漢語“大語法”包含韻律,《世界漢語教學》第1期.

          [12]沈家煊、柯航(2014)漢語的節奏是松緊控制輕重,《語言學論叢》第50輯.

          [13]石定栩(2002)復合詞與短語的句法地位,《語法研究和探索(十一)》,北京:商務印書館.

          [14]王洪君(2004)試論漢語的節奏類型——松緊型,《語言科學》第3期.

          [15]王洪君(2008)《漢語非線性音系學》,北京:北京大學出版社.

          [16]王洪君、富麗(2005)試論現代漢語的類詞綴,《語言科學》第5期.

          [17]吳為善(1989)論漢語后置單音節的粘附性,《漢語學習》第2期.

          [18]尹世超(2001)《標題語法》,北京:商務印書館.

          [19]應學鳳(2015)動賓倒置復合詞述評,《漢語學習》第2期.

          [20]應學鳳(2016)現代漢語黏合結構的正式語體特征,《漢語學習》第5期.

          [21]應學鳳(2019)韻律與語義互動視角下的動賓倒置復合詞的層次結構,《漢語學習》第4期.

          [22]應學鳳(2020)《現代漢語黏合結構研究》,北京:中國社會科學出版社.

          [23]應學鳳、端木三(2020)組合式形名結構詞長搭配量化研究,《漢語學習》第4期.

          [24]張國憲(1997)“”短語的理解因素,《中國語文》第3期.

          [25]韌(2006)共性與個性下的漢語動賓飾名復合詞研究,《中國語文》第4期.

          [26]周韌(2011)《現代漢語韻律與語法的互動關系研究》,北京:商務印書館.

          [27]周韌(2017)漢語韻律語法研究中的輕重象似、松緊象似和多少象似,《中國語文》第5期.

          [28]朱德熙(1982)《語法講義》,北京:商務印書館.

          [29]Chao,Yuen-Ren(1968)A Grammar of Spoken Chinese.Berkeley and Los Angeles:University of California Press.(中譯本《中國話的文法》,丁邦新譯,香港:香港中文大學出版社,2002年)

          [30]Chao,Yuen-Ren(1975)Rhythm and structure in Chinese word conceptions,《臺灣大學考古人類學刊》37/38:1-15。中譯文收錄于趙元任(2006)《趙元任語言學論文集》,北京:商務印書館.

          [31]Duanmu,San(2007)The phonology of standard Chinese.2nd edn.New York:Oxford University Press.

          [32]Duanmu,San & Dong Yan(2016)Elastic words in Chinese.In Chan Sin-Wai(ed.),The Routledge encyclopedia of the Chinese language,452-468.London:Routledge.

        作者簡介

        姓名:應學鳳 工作單位:

        轉載請注明來源:中國社會科學網 (責編:馬云飛)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日本三级片网址

          1. <output id="zmkfd"><legend id="zmkfd"></legend></output>
            <option id="zmkfd"><mark id="zmkfd"><td id="zmkfd"></td></mark></option>
            <li id="zmkfd"></li>
            <progress id="zmkfd"></progress>
            <tr id="zmkfd"><strong id="zmkfd"></strong></tr>
            <output id="zmkfd"><tbody id="zmkfd"></tbody></output>
            <td id="zmkfd"><option id="zmkfd"></option></td>
          2. <p id="zmkfd"><label id="zmkfd"><xmp id="zmkfd"></xmp></label></p>